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万家论坛 新闻电话:0551-65377625

今日精彩推荐

查看: 1135|回复: 19

[八卦] 那年花开月正圆吴聘是胡咏梅害死的吗 孙俪公公吴蔚文即将下线结局介绍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7-9-8 11:07:51 |显示全部楼层

由孙俪和陈晓领衔主演的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正在热播,观众们昨晚是否都被少奶奶孙俪“哭棺”的戏高能戳泪,送别早逝的丈夫吴聘,周莹哭得撕心裂肺,但凡看剧的无不动容。那种心被生生挖掉一块,灵魂被抽掉一半的感觉……心疼到极致。不过吴家所遭遇的灾难只是开头,接来下的剧情中孙俪的公公,由张晨光扮演的吴蔚文也将死去,这是怎么回事?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分集剧情: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吴聘怎么死的第几集去世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吴聘下葬周莹哭得撕心裂肺
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吴聘怎么死的被谁害死的

吴聘的死讯很快传播开来,得知噩耗的胡咏梅,显然不能相信往日鲜活的吴聘哥哥就这么永远的离她而去了。她瞬间陷入了痴迷状态,一直喃喃自语搞错了。

吴家其他几位老爷都携带家眷来到东院,想帮衬吴蔚文渡过难关。孙掌柜和三太太此刻踏实下来,以为三原典当行的事情不会再有人追究了。很明显,这二人和吴聘的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所以这里猜测吴聘之死凶手很有可能是胡咏梅,小贩被胡咏梅换掉,在甄糕里下毒,她想毒死周莹。结果被吴聘吃了。胡咏梅躲在家里一直自责喊着:“搞错了、搞错了”。吴家三婶让宝来在茶里下毒,但是吴聘没喝茶。杜明礼即使下毒也是慢性毒,不会当天致命。

收藏 0 分享

发表于 2017-9-8 11:08:08 |显示全部楼层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吴蔚文即将下线

在即将播放的剧情中,面对天降横祸,“三硬商人”吴蔚文舍己救人,今日下线! ​

刘璈大人被下狱了,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。吴蔚文仿佛看到了一场雷电交加的浩劫,正在吴家东院上方盘旋着,时刻准备吞噬这里的财富和人命。

据悉,吴蔚文在剧中有一段入狱的戏。

吴蔚文借着最近发生的变故怒斥周莹,想把她赶出去。 周莹走后没过多久,官兵来到吴家东院,不由分说带走了吴蔚文。周莹感到身体不舒服,就到药房看病,却听说仁寿堂关门,吴蔚文都死了。
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播出时间: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,每晚19:35播出,一天更新两集。爱奇艺,每天24点更新。

发表于 2017-9-8 11:08:37 |显示全部楼层

那年花开月正圆分集剧情


第1集 - 狡黠如狐的女子

1884年,清朝这架大马车正缓步行走在终结的末路上。这是个愚昧与变革交杂的年代,衰败与腐朽中隐隐蕴藏着新的希望。这一年,周滢跟着养父周老四来到关中讨生活。她已经习惯了,命运展示给她的从来都是残忍又温馨的画面。从小就在水深火热中摸爬滚打,造就了这个女孩儿与众不同的机灵劲儿与叛逆性格。

这天,父女俩开始在泾阳城里卖艺谋生。周老四在周莹的配合下,卖力表演自己不怕大刀砍的“功夫”,场外却有一个勇猛大汉高声质疑这是在吹牛。周莹反驳说自己已经用尽力气了,大汉挑衅说让我来砍上两刀就信了。众人见周老四没应声,觉得没趣就要散开。周老四却把刀扔给那大汉,要求他真的来砍。那大汉用尽全力,挥着锋利的大刀砍向周老四的腹部。轰然倒地。周莹见状,扑向爹爹哀嚎不已。众人见她可怜,多给了些赏钱。

壮汉离开之后,却见周老四睁开双眼,全然没有受伤的样子。周莹的脸上,也没有半点眼泪。这精彩的把戏出乎人们意料,大家齐声喝彩。转眼,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却见周家父女和那大汉开始分钱。原来,他们此前种种是在互相配合着演戏。

周莹拿了自己的那一份钱到市场上闲逛,忽然听到一声惊呼说杀人了!她心下好奇,也跑去看发生了什么事。原来是一个乞丐被一个公子的马车撞到了,哭诉着要银子。周莹只一眼就看穿了这个讹钱的老套路,但她什么都没说,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个公子要怎么应对。

只见这个素衣公子气宇轩昂,眉宇间尽是贵气——正是素有“泾阳之冠”之称的吴家东院的独子吴聘。虽然吴家东院自垄断了军需供应后,在当地已然威名赫赫,可吴聘的心性却仍旧不失善良端正。他看到这样的情状,虽知是骗局却也不免心生怜惜,正在犹豫要不要拿钱出来。这时,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出现,戳穿了小乞丐的骗局,也帮吴聘解围。吴聘本想请教书生姓名,那人却潇洒离去。

周莹在这片刻间已经想到了新主意,她赶到吴聘面前假装着急忙荒的寻人。面对一个带着哭腔打听“哥哥”下落的女子,吴聘没有丝毫防备把实情说出。周莹得知“哥哥”又出来骗人,拿出玉佩就要“还钱”。这个举动取得了吴聘的信任,他从周莹口中得知家里的情况,原来父亲死了,家里的小弟弟已经饿了三天,“哥哥”是不得已才出来骗人。周莹还说家里旱了两年,父女逃荒出来。母亲病重,见不到银子就不能看病。吴聘满心可怜,给了她银子和名帖,说有困难可以来求助。

周莹骗到银子后转头回家,刚进门就看到周老四在收拾东西。只听周老四得意的说,这次把女儿卖到沈家,还比上次多卖了五两。在泾阳,沈家同吴家一样,都是城中做生意的大户,只是在气势上到底矮吴家一头。两家表面和谐,暗地里却是彼此竞争不休。

第二天,周莹来到沈家门前,刚进大门就听到老爷要罚那个为了女人花一千两银子的纨绔公子,而这个“纨绔子弟”正是二少爷沈星移。阖府上下的佣人都对这个少爷都是又讨厌又害怕,恨不能躲着走。周莹初来乍到,恰巧被分进沈星移的房间。

正闹着脾气的沈星移大喊着要喝茶,又嫌弃周莹端来的茶太烫,抬手要就要打她。周莹巧躲过,反而一脚过去,沈星移被踹得趴在地上。她正想找借口出府,和爹爹重聚呢!想要报复回去的沈星移却被爹爹叫去,拿家法罚了一通。

晚上,屁股开花的沈星移吵嚷着不睡觉,找借口折腾周莹。而周莹怎么会轻易被折腾到呢?她装作顺从的样子,反而下了重手折腾沈星移的背。直到沈星移受不了,开始求饶。周莹这才认真细致的为这个二少爷处理伤口。

看似风平浪静的泾阳城,有一个阴谋正在悄然上演。吴聘受邀到新开张的隆升和店铺喝茶,却见到那天赶走乞丐的书生。原来这个书生叫杜明礼,是京城淳亲王爷府的人,精通内务府工程的消息。眼下朝廷正在查胡雪岩的案子,而这个案子却牵扯出了对吴家不利的消息。可杜明礼却仿佛浑然不知,一心拉拢吴家的生意。吴聘的父亲吴蔚文颇有城府,回绝了这份生意上的邀请。后面杜明礼要用什么手段,还暂未可知。

发表于 2017-9-8 11:09:10 |显示全部楼层

第2集 - 这女子好大的口气


第二天清晨,周莹被沈星移叫到房里。原来,这个纨绔少爷始终存着要驯服这个“野丫头”的心思。沈星移本想拿撵出府作为威胁,却看到周盈得意洋洋的笑了。对于寻常丫鬟有用的招数,对这个女孩并不管用啊。沈星移为了“复仇大计”,只得暂且同意周莹提出“不打不骂、不干粗活”的无理要求。


沈星移整日躺在床上无聊,就和周莹聊起天来。说到身世的时候,周莹坦然诉说自己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。沈星移看似玩世不恭的外表下,那颗包容弱小的心被不经意间打动了。他认真的对周莹说:“只要有我在,你可以在沈家呆一辈子。”


午饭时候,老太太提起沈星移的年纪不小了,身边该有个人劝导几句。沈星移没有犹豫,就说觉得周莹还不错。沈太太就把周莹叫过来问话,想先试探这个丫头的意思。没想到,这个女子直接简洁的拒绝了,说自己只想当个普通丫头,而且就算是当正房太太也不乐意。这可是多少丫鬟梦寐以求的机会,周莹就这么风轻云淡的拒绝了。连正房太太都瞧不上,这女子真是好大的口气!


沈太太的脸色难看起来,胃痛病都犯了。沈星移得知后更是恼羞成怒,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。是啊,他是从小被宠着长大的少爷,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拒绝呢?沈星移像风一样冲回到房中,指责周莹不领情,甚至盛怒之下还要对她 “行驶自己作为少爷的权利”。一般女人虽然矜持也会半推半就,而周莹当即翻脸,不仅对沈星移动手,而且大骂“找死吧你”。她跑出了房间,却被下人拦住捆了起来。早已暴躁不堪的沈星移拿起鞭子就抽,他以为这样足够让一个女子屈服。没想到,周莹仍然瞪大眼睛,毫无惧意的眼神里还多了一丝愤怒。沈星移终究没再忍心下手,只是换了种磨人的办法,想要用饥饿把这个女子的意志摧毁。


就在周莹被关起来的时候,吴聘造访沈府,前来商量两家对膏药订单报价的事情。原来沈家大公子沈月生急于冒进,试图用低价竞争的方式排挤掉吴家,促成这个单子。吴聘正是知道此事,前来商量一个让两家双赢的对策。沈月生并不领情,他却不知道这正是杜明礼挖下的深坑,为日后吴沈两家结怨买下祸根。


周莹虽然被关起来,却施用巧劲拿锄头磨开了手上的绳子,想要逃出沈家。沈星移很快发觉,集合所有家丁搜查周莹的下落。眼见大门被锁起来,周莹急中生智躲到了大院中的轿子里。她还不知道,这正是吴聘所乘坐的轿子。


吴聘无功折返,正要上轿的时候,认出了躲在轿子里的周莹。他想起那天可怜的姑娘,又听到沈星移气急败坏的喊着“找到了一定打死她”,决心再救她一次。两个人的重量压弯了轿杠,沈星移看到之后想要搜查吴聘的轿子,却被大哥沈月生拦下。毕竟吴沈两家还未撕破脸,不能不小心谨慎。


周莹一路坐着轿子到了吴家东院,她对吴聘的救命之恩十分感激。而吴聘则好人做到底,帮她安排客房暂时住下,等过了风头在出府。毕竟,沈星移的脾气十分倔强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
沈月生也受邀来到隆升见面,他一心以为胜券在握。没想到杜明礼却说,那张军需订单已经内定。沈月生平时便不忿吴家凭借朝中靠山得到订单,如今更是三言两语被挑拨了最为敏感的神经。杜明礼表面温文尔雅,实际上野心颇大,后面的局面越来越危险了。

发表于 2017-9-8 11:09:4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3集 - 当学徒 知诚信

杜明礼从沈家告别后,沈月生父子的心中充满了不甘和不满,愈发不肯退出军需订单的竞争。善于谋算人心的杜明礼知道,人心犹如魔鬼,此刻越是压抑,越会在后面爆发出来。他布局的棋盘,已经成功了大半。

一个温婉美丽的女子站在街头,身姿清雅自成一道风景。杜明礼坐在轿中远远看到她,眉宇间满是遗憾与不舍。他本已让轿夫停下,却还是默然离开。这个女子是胡家药材铺的小姐胡咏梅,与吴家关系匪浅。

这天,胡小姐正是要去拜访吴家夫人。她带着上好的礼物和自己写的字画,博得吴夫人声声赞赏。刚好吴聘也在,还细心的帮她挑出了油茶里的杏仁。胡咏梅含羞一笑,拿出字画。上面正写着诗经名句“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”。她与吴聘虽是青梅竹马,一些隐秘心思却只能这么含蓄的表达。

周莹来到吴家后,每天都到学堂去偷听。原来,她是想找一个活动自由的学徒,帮忙给父亲带口信。答应帮忙的书生外号小王,模样精干。可他带回来的消息却是周老四已经离开三里店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一心准备当学徒的周莹去见吴聘,说自己算账和记忆都好,想去学堂试试。吴聘随口考她几句都被轻巧通过。可因为没有女人做生意的先例,他还是没有同意周莹去做学徒。

沈星移闷在家里,和其他丫环玩周莹教他的游戏。可他就是不舒服,觉得无论如何都没有和周莹一起玩来的有意思。

周莹每天干活,都要偷偷溜到学堂外面偷听,不免耽误了差事。就在这短短几天里,她成了妥妥的闯祸精,厨房、柴房、水房都不敢收她。吴聘没有办法,只好先把周莹留在自己房里。一天,他回到房间,却看到大家都在专心听周莹讲故事。只听她口齿伶俐,把猛虎形容的活灵活现。她讲到尽兴处,从凳子上跳下表演扫堂腿,却正“扫”在门外吴聘的腿上。 众人看到少东家回来都很快散开,只留下周莹一人。

此刻周莹面色讪讪,小声辩解说自己其实很努力,都学会了叠被子倒茶。她装做熟练的样子去倒茶,却出了洋相。吴聘虽然冷着脸,心里却暗自偷笑。周莹以为自己要被撵走了,没想到吴聘还是同意了她去学堂打杂。

初到学堂,周莹便被一个叫小江的学徒嘲笑。可经过点拨,她竟能理解“极而复返”的意思,随口说出市场上的规律和精髓。学生们都十分佩服,然后周莹就借机替学生们做作业来赚钱。如此几天下来,她把先生给惹怒了,告到了吴老爷吴蔚文那里。

吴聘看到父亲不高兴,就辩解说东院的学徒房本就是为了选拔人才而建立。如今发现了周莹在做生意方面有过人的天赋,不如让她正式当学徒。吴蔚文没有说话,只是沉思。

这时,仆人来报告沈家没有改变报价的消息。原来,令吴家父子为难的地方在于,血竭太贵不能降低成本。而跪在地上的周莹听说后,建议用杜鹃花的叶子来代替。吴蔚文瞬间气急,将她赶出门外。吴家自有风骨,宁愿牺牲这张订单也不愿意造假。

吴蔚文带周莹到自家所信奉的“诚信”两个大字面前,狠狠教训了她一通。吴聘很快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,他是怕这个好苗子学坏走上歪路。这也就是说,吴老爷实际上同意了周莹当学徒的事。

有一个叫小江的学徒很不服周莹,两个人开始比试。到第三题的时候,周莹被难住了。虽然有吴聘提示,她还是爽快认输,决意遵从“诚信”二字。吴聘这次来找她,是因为沈家答应要放她走了。周莹想到可以去找爹爹了,十分开心,可又舍不得这里。毕竟她好不容易才争取到学徒的机会所以决定等到学徒结业再离开。

军需订单的结果出来了,是吴家中选。吴聘得知消息后与父亲商议,决定同沈家一起完成这个订单。沈月生正在沮丧,听到吴聘的建议后爽快同意,又拿周莹的事情交换到交单时挂自家名号的权利。沈星移得知后气急败坏,认为自己很没面子,却只能先忍气吞声。


发表于 2017-9-8 11:10:2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4集 - 平地生波澜

沈星移虽然生气,却还是不舍得与周莹断开联系。他知道卖身契一旦给出去,以后就与这个丫头再没有关系了。于是他悄悄偷走了那一张纸,独自在房间里痴痴的笑。

沈月生与吴聘协商之后,回家与父亲沈四海讨论这件订单的事情。沈老爷本来顾虑重重,却听到儿子拿一个丫鬟换到了挂名号的权利,瞬间转忧为喜。

吴蔚文来到古月药材坊,与胡掌柜洽谈确定了血竭供应的事情。两家一起做生意已经十几年了,默契十足。说完生意,吴蔚文又笑吟吟的提出了吴聘和胡咏梅的婚事。胡掌柜欣然应允,决定半年以后办喜事。

很快,吴沈两家制作军需药膏的事情就开始操办了。只见各家药材都到了库房里,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着。与此同时,吴家内院也开始准备吴聘婚礼的事情。周莹听丫鬟说起吴聘要娶胡小姐了,还看到墙上挂着她的字画,不由调侃一番。正好吴聘来找周莹,问她学徒班结业后的打算。周莹的想法却是要离开这里,有机会去做自己的小生意。

吴聘对周莹新奇的思路很感兴趣,请她品评胡咏梅的字画。而周莹毫不留情的说,这个字画张牙舞爪、很没意思。周莹走开之后,吴聘想到了她的话,只觉得好笑,转头便让丫鬟取下了这副字画。

吴蔚文这边制药工程刚结束,就听到了有人举报药材作假的消息。几乎同时,沈家也接到了这个消息。军需极其重要,牵涉到沈家和吴家两方的利益。两家都立刻着手排查了自家工序,没有发现问题。这种情况下,之前沈家报价过低和吴家让出一半订单,就都显得“用意深远”了。基于商人的本能,沈家老爷和吴家老爷开始揣度彼此的动机,都认为这是对方蓄意坑害。吴蔚文命令吴聘把所有和军需有关的账本都封存,因为这件案子十分重要,轻则流放,重则杀头。

而年轻气盛的沈月生已然乱了方寸,他不顾父亲的阻拦想要去吴家仁寿堂找证据。因为钦差明天就到泾阳,不能放弃这个机会。沈月生独自一人潜入仁寿堂之后,彻夜未归。沈四海着急上火,命人四处寻找。吴聘正在准备应对钦差的问题,却发现库房大门被撬开。他推门走进,看到了倒在血泊里已然没有气息的沈月生。沈家公子死在了吴家的院子里,惊天阴谋拉开帷幕!

衙门的人封锁现场还在调查,沈四海激怒之下,一口咬定是吴家东院的人杀了自己的儿子。吴蔚文如何辩解都不管用,在这个当口,两家本就会为了各自利益而猜忌。更别说这火上浇油的人命官司了!

知府赵大人带走了吴聘之后,吴蔚文去了药材库检查,发现有一袋血竭是被人动过手脚的假货。在这个钦差前来问话的当口,一袋假的血竭足以搅起腥风血雨!

亲自查案的知府看到了吴家仆人匆忙外出,手里还拿着一袋东西。他一路跟随,发现这个仆人背后牵扯了更多的人。

一天过去了,吴蔚蓝刚应付完钦差的事情,吴聘也被衙门放了出来。父子二人仔细思索这飞来横祸究竟是谁布的局。这厢的吴聘想要查清沈月生的死因,而那边沈四海却到公堂鸣冤,认为知府是收受贿赂包庇吴家。

吴聘回到房间,看到周莹在等他,知道她是来问白天的事情。吴聘知道这个女孩担心自己,又考虑到现在周莹的卖身契孩子在沈家。他明白吴沈两家结仇之后,周莹必然会受到牵连,很有可能会被判回沈家继续受苦。

所以吴聘准备送周莹回“老家”河南,还细心为她准备做生意的本金和礼物。可周莹听完他的话就红了眼,舍不得走。她久久徘徊在吴聘门外,亲耳听着这个人对自己的种种关怀。

这个混世女魔王人生第一次觉得谎言是如此的不应该,她冲回房间把实情向吴聘和盘托出。吴聘听完一脸严肃,问她还骗过谁。周莹说自己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,只是要赚到活命的钱,还说自己欠吴聘和东院的钱都会还。吴聘逐渐冷静下来,告诫周莹骗人只能赚小钱,而吴家东院能有今天都是靠诚信立足。然后他要求周莹从此不能骗人,不能以骗取财。周莹也都点头答应,吴聘看着她这么郑重也笑开了。


发表于 2017-9-8 11:10:53 |显示全部楼层

第5集 - 一波又起


吴沈两家的矛盾随着钦差的来到正式摆上台面,沈家大少爷沈月生的尸体出现在吴家库房,局面更如在烈火中浇了一勺油般疯狂的灼烧起来。吴聘为了洗脱自家的冤屈,决心请白师傅找出沈月生的死因。知府大人也拿到那凶器的图纸,判断尸体的伤口是被一把西洋利刃所刺。


学徒房里,周莹与众人告辞,没想到这些学徒竟然都舍不得她走。小王还慎重的拿出写着自家地址的纸条给她,嘱咐她有困难可以来求助。这些时日的相处,他对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子渐生好感。


沈家摆起了沈月生的牌位,沈老太太几次哭晕过去。一身白衣,面色凝重的沈星移跪在大哥灵前,发誓一定要为他报仇。人命关天,没了之后就没有任何回还余地。钱没了可以再赚,儿子没有了,大哥没有了,沈四海和沈星移如被生生剜去一块肉般疼痛难忍。沈四海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,仇恨支撑着他不能倒下。曾经的纨绔少爷沈星移也懂事不少,帮着家里操持事务。


吴聘带着挽联拜访沈家,只见这昔日的繁华之家已是满堂缟素。沈夫人想让下人把这个“杀”了自己儿子的凶手撵出去,沈四海却想听听吴聘要说什么。吴聘在灵位前郑重发誓要替沈月生报仇,也希望他泉下有灵帮忙早日找到凶手。说完之后,吴聘便起身告辞。

沈星移得知吴聘来了,怒不可遏,决意报复。在吴聘回程的路上,蒙着面的沈星移带人骤然出现把他打晕过去。慌乱之中,吴家一个小斯咬伤了沈星移的胳膊。一个明显的牙印是怎么都藏不住的,沈星移索性拿起烛台将自己烧伤。就在这时知府衙门接到报案,迅速捉拿了沈星移。可唯一可以作为证据的咬伤已经被烧伤遮掩,知府赵白石没有足够证据可以定下沈星移的罪,只好先把他关着。


周莹拿着包袱就要坐上马车离开,却看到几个小厮抬着吴聘跑进来。她顾不得去找爹爹的事情,跑回了吴家院门。

胡老板这边得知吴聘的事情,赶忙去请洛阳名医董大夫。胡咏梅也想跟着父亲去探望,却碍于礼数不能前往,只好跪在菩萨面前不停的磕头祈祷。


吴家二爷和四爷是吴蔚文的兄弟,听到消息之后很快赶来问询,建议找一个高人来看看。一天一夜,吴聘都没有醒过来。周莹祈求老天爷让少东家醒过来,。


南院的三老爷一家也赶来看吴聘,借机让自己家儿子吴遇留下帮忙。吴夫人面上悲戚,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淌。她亲手抚育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如今躺在床上奄奄一息,恨不能自己去替他受苦。


赵白石找到了沈星移打人时穿的黑衣,可平日里玩世不恭的沈星移这次出奇的倔强,死都不认是自己做的。赵白石一怒之下,给了沈星移二十大板。悲痛的心情加上身上的伤,沈星移已经有些发烧了。想办法来到牢里的沈四海看了儿子的状况满是心疼,四处想办法救人。

发表于 2017-9-8 11:11:1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6集 - 周莹为爱冲喜

吴聘陷入昏迷,躺在床上已经两天了。吴蔚文听取高人的建议,前去胡家提出冲喜的请求。胡咏梅没有丝毫犹豫,同意了第二天酉时嫁给吴聘。吴蔚文听到之后满心感动,朝着这个深明大义的女子深深鞠躬。

吴家上下忙着布置娶亲的事宜,吴蔚文也在细节方面极尽诚意,决心给胡咏梅最好的待遇。周莹天天在吴聘的床头说话,盼望着娶亲的办法能让他醒过来。而在她没有注意到的时候,吴聘的手指头动了动,这代表着他的意识在逐渐恢复。

杜明礼听说了胡家要将女儿嫁给吴聘的事情,他带着宫瓷、阿胶等礼物前来“恭贺”喜事。胡老板见他言语真诚,也不好推辞。杜明礼却陆续拿出两道奏折,胡老板接过细读,瞬间脸色大变。原来,其中内容涉及到吴家即将迎来的劫难。

胡老板看完后,一脸青灰颓败的样子,却也在思量杜明礼的用意何在。杜明礼却说自己曾受过胡家恩惠,还提醒他不要将女儿嫁给将死之人,更不要把女儿送入败亡之地。出门后,小斯不解,因为贝勒爷并没有这样的指令。而杜明礼却喃喃自语,这是他给自己的指令。

迎亲的花轿很快就来了胡家门口,众人都在期盼着这桩喜事。吴聘的堂弟吴遇在外面焦急的敲门,而胡掌柜却与女儿互相跪在一起,一个说要嫁,一个不准。父女俩相对垂泪,胡咏梅心意已决非嫁不可,甚至以死相逼把自己撞晕过去。胡掌柜长叹连连,忙不迭查看女儿的伤势。

眼看着吴遇和花轿慢慢回到吴府门前,有人却看出来情形不太对。果然,新娘没有来。吴蔚文眼中含泪,质问老天爷不公。就在大伙儿已经绝望的时候,周莹大喊:“我来!”这一刻,她已经顾不了太多,只想着能救吴聘。她三步并作两步,拿着盖头,上了花轿。吴家的喜事,总算顺利操办了。

外院是热闹的喜宴,吴夫人看着其他亲戚家的孩子,止不住担心自己的儿子。而内院的周莹看着床上的吴聘,悄悄的和他商量,赶紧醒过来吧。好像听到了她的话一般,吴聘真的缓缓睁开了双眼!周莹开心的大喊:“少爷醒了!”一众下人准备着饭食,大夫也匆忙赶来查看病情。他说吴聘已经好转,只要调养就可以恢复以前了。吴蔚文喜不自胜,当即决定喜宴再办三天,秦腔也再唱三天。

吴蔚文看到周莹一个人躲在门外的柱子后面,不是没有感动。这时,吴二爷提醒他好好管束这个丫头,毕竟一下子荣华富贵加身,难免不动歪心思。而吴蔚文也决定,只要周莹守规矩,他不会亏待这个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丫头。

众人散去之后,只剩吴聘和周莹在房内。他看着眼前的周莹,满脸温柔。周莹以为吴聘会失望,就说要和胡咏梅换回来。却听到吴聘说你已经是我的妻子,这辈子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。周莹一下没反应过来,毕竟“一辈子”的分量太重。她愣愣的看着从前一起玩闹的丫鬟喊她少奶奶,一时还不适应身份的转换。很快到了就寝的时刻,周莹自己动手脱下外衣,赶紧跑到床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。


发表于 2017-9-8 11:11:5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7集 - 丫头变身少奶奶

吴聘在新婚之夜顺利醒来,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周莹顺礼成章的成了少奶奶。而胡咏梅撞晕之后,悠悠醒转,却得知自己心爱的男人已经和一个丫头成亲了,眼泪不由得落下来。

周莹一觉醒来,看见大红色的床褥和房间布置,习惯性的下地拿了颗瓜子就要嗑。一群丫头却早已候在外面,个个争着要给她洗手、喂汤。一众小厮也齐声喊她少奶奶,周莹看见这阵仗浑身不自在,只好走为上计先跑开。吴聘知道她的个性,也就任由她去了。

吴蔚文接到了刚送来的信,原来是钦差复奏,军需作假的嫌疑被彻底洗清。加上儿子已经熬过了最危险的日子,他连日来心中压着的大石终于落地。

周莹像往常一样到学徒房上课,先生却提醒她的身份已经不适合来这个地方。周莹不在乎这些礼节,而上面讲课的先生却显得紧张兮兮。先生走后,之前和她打闹嬉戏的学徒们也都对她敬而远之,纷纷叫她少奶奶。连一向亲厚的小王也说,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周莹了。

虽然吴聘已经没事了,可赵知府却没有释放沈星移的意思。沈四海满心愤懑,却无计可施。赵知府顺着那天在吴家看到的情形,开始查找吴家东院管家杨之涣的底细。他顺藤摸瓜,找出了那袋出现在吴家库房里的假血竭。赵白石曾师从张大人,他拿到假材料之后就寄过去,希望能听听老师的看法。可赵白石不知道的是,这位张大人早已投入贝勒爷的手下。

军需案没有查到吴家和沈家的问题,杜明礼被贝勒爷府上的人重责一通。沈四海回到府中,却没有带回来沈星移。沈家已经没了一个儿子,如今另一个也危在旦夕。沈老太太当即气冲冲的要去替孙子坐牢,又数落起沈四海太过窝囊,对不起沈家的名号。仇恨与悲伤的驱使下,沈四海发誓一定要替儿子报仇。可如今,他能怎么办呢?

周莹被吴夫人叫到房里,坐上凳子还是习惯性的叉着腿。吴夫人本想耐心教她正确的坐姿和走姿,却被周莹故意的调皮弄得哭笑不得,甚至被她滑稽的姿势带偏了。就连旁边的下人们,都被逗得哈哈大笑。不能摇摆,不能摇动肩膀,这些规矩让本就自由的周莹浑身都不习惯。

吴夫人听到有客人来拜访,原来是西园二老爷的夫人带着女儿来了。这位漪小姐想来看看哥哥的新嫂子,吴夫人就带着她们回房。一行人却正好看到周莹旁若无人的蹲在椅子上,还在地上耍弄拳脚。她嘴里还塞着没吃完的东西,看到吴夫人回来,嘟嘟囔囔的说:“娘,请问你回来了?”这一副怪异的样子,让几个夫人小姐看得目瞪口呆。

一天下来,吴夫人累得够呛还积攒了满肚子气。她去找吴蔚蓝文,希望老爷的威严能镇得住这个丫头的野性格。可不止吴夫人那边不舒服,周莹这边也并不乐意。她被这繁琐的礼节和规矩弄得喘不过气来,就想离开这个地方。毕竟,她嫁给吴聘也只是想救命而已,没有真的想一辈子被禁锢在这个深宅大院里。

吴聘恰好回来,告诉周莹自己的身体已经好多了。这时,吴蔚文差人叫周莹过去。他端坐正位,问了新媳妇几个家世背景的问题,周莹如实回答。吴蔚文也郑重告诉周莹,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走江湖卖艺的姑娘了,而变成了少奶奶,不能给吴家丢脸。吴蔚文的口气逐渐强硬起来,却看到周莹兀自一坐,也直爽的说:“如果你们二老觉得我配不上,那可以休了我。”吴蔚蓝气结,却看到这个丫头径直走出了房门。

周莹眼中带泪,告诉春杏收拾东西要走。吴聘脸色立刻变了,想要去见父亲劝说他收回命令。没想到,张妈却来传达老爷消息,没有要赶走这个新媳妇,反而责令周莹好好学习规矩、修身养性。


发表于 2017-9-8 11:12:18 |显示全部楼层
第8集 - 贼心不死

杜明礼带着小厮走到沈家门前,感慨这家遭受了许多波折。他戴着“前来帮忙”的假面具,言语之间都是在挑动沈四海的情绪。正在悲伤愤懑却无处可发泄的档口,沈四海似乎看到了报仇的希望,当即对杜明礼承诺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去做。而杜明礼也胸有成竹的说,三日之内,沈星移就能回家。

张大人收到假血竭之后,就来拜访赵白石。他明白自己这个弟子虽然身份低微,却一心想要澄清吏治。固执如赵白石,只能从大局出发劝他先放了沈星移。只有这样,才能找机会申请重审军需作假案。一番争论后,赵白石被成功说服。

周莹想要出门,却被小厮拦住。她听着院子外的鸟叫,想到自己却不自由,很不甘心。等到吴聘赶来时,却看到周莹爬上树不肯下来。吴聘没办法,只好答应她:只要达到吴夫人的要求,就带她出去城里逛一圈。他如今对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子满是爱怜,舍不得一丝责难。

沈四海终于看到儿子被放出来,心疼不已。沈星移的脚腕上都是鲜血,他强忍着痛,跪在父亲面前,满是不甘。沈四海打了他一巴掌,警告他暂时不许轻举妄动。下人们都在说吴聘已经好转了,可沈星移知道大哥再也回不来了。虽然碍于形势暂时不能过问报仇的事情,他仍然不打算放弃。

杜明礼当夜来访,沈四海向他下跪,奉上银钱。如今的沈老爷在连日折磨之下已然失了心智,就算要弄假成真也要让吴家为自己儿子的死付出代价。可这一切都在杜明礼的计划之中,因为正是他身边的小厮在那夜悄悄潜入吴家库房放入了假血竭。也正是他身边的小厮拿着凶器,杀死了前来查探的沈家大少爷沈月生。阴谋一旦铺开,收罗的就不只是一个人的性命了。杜明礼对于吴家,是志在必得。

周莹拴着铃铛练习一天,言行举止终于有模有样。听到吴聘回家,她激动的跳起来,铃铛声清脆作响。只见周莹走着小碎步进了房门,刻意低声温柔的说话,还捏着兰花指,很是滑稽。她还想给夫君倒茶,却因为别扭的走姿摔倒在地。周莹气急败坏的坐在地上,吴聘温柔地拉她起来,笑吟吟地说别练了。

张大人与杜明礼相约见面,决定一起合作,借此机会整治吴家。而两人详谈之时发现,那袋假血竭牵扯到胡家药材坊。杜明礼一反常态,出言担保这只是吴家的事情,与他人不相干。对于胡咏梅,他总是不由自主的给出特殊待遇。

胡咏梅躺在病床上绝食,已经有几天了。她失去了心上人,又遭受巨创,已经被折磨的得面色惨白。看到父亲端来汤药,她质问父亲为何如此不讲情义。胡老板有苦衷却不能明说,只好抬出亡妻劝女儿珍重身体。胡咏梅终究还是不忍让父母伤心,没有太过坚持。

吴蔚文和吴家其他几房的老爷坐在一起讨论产业的账目,敲定一些关键事项。三原典当行最新的账目出来了,吴蔚文看着却不太对劲。因为比起同行的水准,足足少了有几千两的利润。这间典当行牵涉到吴家三老爷,所以不能不小心谨慎。他向来小心谨慎,这次也没有打草惊蛇,只是先叫来吴聘让他暗中查访。

沈星移埋头苦学商业的内容,在沈四海的督促下,一遍遍的看账本。可他积习难改,不免会有偷懒耍滑。沈四海恨铁不成钢,想要动手管教,却被沈夫人拦下。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【万家热线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】【万家热线免责申明】

关闭

小万精彩推荐

11月国内最该去的8个地方 美得心躁动
11月国内最该去的8个地方 美得心躁动
十一月,是一个双拼的季节,南国的树叶,斑斓而凝重,北国的白雪,已款款情深。这么美的季节,怎忍心辜负?出发吧,用双脚去丈量11月的美意~

查看 »

论坛导航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微信